主页 > S润生活 >从三个案例解读判决:法院判马路三宝无罪,真的只是因为「恐龙」 >

从三个案例解读判决:法院判马路三宝无罪,真的只是因为「恐龙」

S润生活 2020-06-17

五月底的时候,发生了这样一件事情:我在路上骑车的时候,远远(超过一百公尺)就看到一个喔巴桑骑着一台125「逆向」迎面高速行驶而来。到了接近五十公尺处,我开始「长按着」喇叭,但这位他妈的死三宝仍然毫无减速或者靠边停、退让、切换等任何迴避意思,依然「笔直朝我」冲过来。

于是在两车靠近到二十至十公尺之间的时候,我以半径两百公尺内的所有人都听得到的超大音量愤怒破口大骂:「XX娘系咧逆向三洨啦!」

三宝才略微带着惊恐的表情改变方向从我旁边交车而过。

当时我处于非常愤怒的状态,气到想要直接跟她车头对车头对撞下去,来看看谁车比较勇,来看看谁比较命大。但我能这样做吗?那位三宝超速、逆向行驶、说不定还没有驾照,但就算是那样,我就可以撞她,然后主张「是她有错在先,我没错,无须负责」吗?刚好,五月初的时候有位愤怒的小姐就这样主张法院判决离谱,而完全不意外的,很多乡民大骂着恐龙法官,所以,我们就用三个案例来看看到底是怎幺一回事吧!

一、绿灯(?)行遭红灯撞却输官司

两年前,台中的游小姐驾车遭违规闯红灯的机车阿伯撞上,阿伯于七个月后死亡。台中地方法院判决游小姐过失伤害致人重伤罪,处拘役五十天的刑罚。我们看媒体是怎样报导这个案件的。

新闻报导
    驾驶无辜遭闯红灯骑士撞,竟败诉得赔169万遭闯红灯骑士撞上!女驾驶「零肇责」反被判赔169万直行车遭闯红灯撞,骑士亡,竟判赔169万过马路撞闯红灯骑士,她遭判刑求偿169万轿车遭闯红灯骑士撞上判赔169万?关键点在这里轿车遭闯红灯骑士撞须赔169万?判决书指出关键遭闯红灯骑士撞⋯0肇责却赔169万?判决书点出「黄灯」关键

第1到第4,以及第5到第7是不一样的。我故意把七个不同的新闻报导依照「属性」分开来,还特意依照「标题的耸动程度」来编排顺序,各位如果从头到尾把每一个新闻报导都点进去看里面的文字叙述、去仔细比对,就可以很清楚地发现,谁想要「譁众取宠」,而谁是试着真的有在「报导新闻」。

虽然5、6、7,三篇新闻已经有把重点讲出来并且解说关键点在哪里。甚至连判决书都拉出来了,其实已经讲解的够清楚了。但我们还是来稍微看一下台中地方法院的原始判决书,因为我知道很多人一定连一篇都不会点进去看。

法院判决

台湾台中地方法院刑事判决〈105年度交易字第88号〉

讲人话:「黄灯就是在告诉妳要剎车停下来了。啊妳就看到灯号已经变黄灯了,妳竟然还没有减速剎车停下来。」

讲人话:「从上面那一串测量数据来看,林北严重怀疑妳没有减速準备剎车停下来就算了,妳他妈的竟然还想要加速!妳说妳车速只有20到30公里,林北听妳在嚎洨。」

  讲人话:「肇事责任的重点不是谁撞谁。」

讲人话:「黄灯就是告诉妳要準备停车了,在十字路口看到黄灯更应该要注意小心,黄灯不是让妳拿来催油门加速冲过去的。妳自己都承认妳有看到阿伯了,那妳照道理来说就应该要提高警觉、减速、剎车、準备停车啊。妳可以选择停车的,但妳她妈的就是不选择减速停车,而是油门给她催下去闯黄灯,可以避免的事情,妳偏偏自信满满给她『催落去』,结果出事然后人仆街了,怪我啰?」

讲人话:「虽然人家阿伯闯红灯,但是妳也是闯黄灯。黄灯跟绿灯不一样,所以妳不能主张信赖原则。「叫妳的辩护律师滚回大学去重修刑法总则(作者自己说的)」。」

讲人话:「鉴定委员会的家伙做出这种认定,显示你们根本没有好好看监视录影光碟嘛!还跟人家说没有责任,让人家产生美丽的误会再来跟我们森七七!『很不专业耶,赶快退休滚回家去啦!(作者自己说的)』。」

小结

阿伯闯红灯归阿伯闯红灯,小姐抢黄灯归小姐抢黄灯;苓膏龟苓膏,孙子龟孙子。他有什幺责任,那是他家的事情,你有什幺责任,那是你家的事情。阿伯闯了红灯固然有他自己的责任要负担,但小姐抢了黄灯也是有属于自己的责任要负担。「罪责」是个人的事情,俗称「各人造业各人担」,责任是自己的,每一个人都要负起自己的责任。

二、无照高中生竟没过失

五年前,新竹的黄先生抢快左转,撞死了一位「没有机车驾照」的高中生,黄先生觉得高中生没有驾照,主张「过过相抵」,但是被法官打枪,所以黄先生森七七。一样,我们先来看媒体怎幺报。

新闻报导

    死亡撞车「无照高中生」竟没过失!硕士生抢快判赔340万罕见死亡车祸,高中生无照骑车没过失罕见判赔!高中生无照被撞死,抢快转弯骑士须赔340万元撞死无照高中生! 民、刑事责任都要赔⋯

这四篇报导其实也都有写出重点了,不过一样,我们还是来看看高等法院是如何认定的,因为我还是认为不会有多少真的会四篇新闻都点进去好好看过一遍。

法院判决

台湾高等法院刑事判决〈103年度交上易字第476号〉

讲人话:「监视器有拍到你逆向。」

国立澎湖科技大学103年6月5日出具之交通事故案鉴定意见书及103年8月19日出具之交通事故案补充说明分析研判:

讲人话:「依照澎科大的鉴定结果,被害人没有办法在那幺短的时间内做出反应。」

讲人话:「你要自己找人模拟是可以啦,但是你竟然『唬烂你的受委託人,给人家错误的资讯,对人家说谎』,害人家做出来的报告是错的,你吼⋯⋯啧啧啧。」

讲人话:「有没有驾照跟有没有路权没有关係。」

小结

一样:孙子龟孙子,苓膏龟苓膏。何况我们有民事法、刑事法、行政法⋯⋯等等很多法规。不幸死亡的高中生没有驾照固然是违规,但是死者无照驾驶所违反的是属于行政法领域的〈道路交通管理处罚条例第21条第一项第一款〉,可处新台币六千元以上一万二千元以下罚锾,并当场禁止其驾驶。

那是行政法的事情,跟刑法无关。「有牌照」跟「有实力」是两回事,高中生没有驾照不代表他不会骑车,就像马路上很多三宝,明明有驾照,驾驶行为却一个比一个还OX一样,都不知道驾照到底怎样考过的。更何况,在此案中,高中生除了无照以外并未违规,也就是并没有做出任何在驾驶上是违规事项的行为。法院也说了,就算是持有驾照的人,在那幺短的时间内也「无法闪避」。因此,想主张「过过相抵」?没这回事。

从三个案例解读判决:法院判马路三宝无罪,真的只是因为「恐龙」

如果上面那两个已经让各位嘴角抽动的话,接下来这一个一定会让你嘴角抽筋。你一定会破口大骂:「什幺?无照、酒驾、还超速,撞死人为什幺可以无罪?X!恐龙法官,台湾就是被你们这些学法律的人给搞烂的!」没关係,我们照样先上新闻再上判决书,让大家知道,恐龙的不是法官,是搞不清楚状况就在那里乱骂人的你自己。

新闻报导
    无照超速又酒驾,小货车驾驶撞死机车骑士判无罪酒驾无照超速撞死人,一二审都判无罪怎会这样?岗亭挡视线!无照酒驾又超速,撞死骑士竟判「无罪」无照酒驾又超速,撞死骑士判无罪无照酒驾超速,撞死人无罪
法院判决

台湾高等法院刑事判决〈103年度交上诉字第130号〉

讲人话:「一般人的反应时间是1到1.6秒,但在两车接近的过程中,因为中央分隔岛上的岗哨阻挡视线,所以小货车驾驶人实际反应的时间连1秒都不到。」

讲人话:「被害人没有按照交通号誌驾驶,都还没亮左转绿灯,自己就抢快左转了。在这个前提下,就算被告以符合速限的时速50公里驾驶,也没有办法避免车祸。」

讲人话:「被告无照驾驶,但他有驾驶能力,开车几十年了。虽然驾照因为其他违规事项而被槓掉,变成无照驾驶,不过那并不影响他的驾驶能力,他所违反的也仅仅是行政管理规定,需要受到行政处罚而已。而酒驾的部分,被告并没有超过规定的标準,也就是「没有违规」。另外,被告也通过警察的平衡感测试。」

讲人话:「这段只是在总结,複製贴上,简短地再讲一次上面讲过的东西。如果嫌上面的太长看不下去也看不懂,那就直接来看这一段。」

老师说

这个案例有被设计成解题书里面的题目之一,判决书又臭又长没关係,我们来看看老师是怎样解释并作答的:

问:「甲无驾照,又超速,在行进间与闯红灯左转的乙发生撞击,导致乙死亡,但经鉴定后,甲当时纵使没超速,也会因为无法及时反应而发生撞击,甲的刑责?」

答:

这三起交通事故中,由于都不是故意犯、都是过失犯,所以审查的关键都是在于有没有「客观避免可能性」。如果是有可能避免的,但你没有採取避免的行为,就会被判有罪,就像第一个案例一样。但如果无论如何都是无法避免的,却硬要将责任套在你头上的话,法理情都是绝对不合的。第二个案例的死者和第三个案例的被告所面临到的都是「无法避免」的状况。如果在那种状况下还判有罪,那才真的是恐龙法官。

如果不具备客观避免可能性,那幺在德派刑法三阶段检验理论的第一阶段「构成要件该当性」,就会因为不具备客观避免可能性,而不符合客观构成要件,使得构成要件不该当。意思就是:无罪。

另外,这三个案例也都显示出了一个重点:无论对方有没有责任,自己的责任自己负责。就算对方有犯错,我们也不能因此完全免责,更不可能因此主张「过过相抵」。民法里面互相欠债是可以相抵没错,但那是民法。在刑法里面,责任是每个人自己的事情。

三宝直直朝我冲过来,除非她是受雇来杀我,否则我不能因为这样就跟她对撞下去玩跑跑卡丁车。如果我主观上抱持着的是:「干,林北今天超不爽,撞下去让她死一死算了没差。」那我就变成触犯刑法271条的杀人罪了,差别只是在于是第一项的既遂还是第二项的未遂而已。

从三个案例解读判决:法院判马路三宝无罪,真的只是因为「恐龙」

面三个案件都是「过失犯」,而刑法第271条是「故意犯」,这边就来花点时间讲一下故意犯跟过失犯吧。

〈刑法第13条〉

讲人话:「1、你知道你在做什幺,而且你就是要那样做,这叫故意。2、你知道你这幺做下去很有可能会发生什幺后果,但是『就算发生了你也觉得没差』,这也算故意。」

〈刑法第14条〉

讲人话:「1、你虽然不是故意,但是依照当下那个状况,你应该要注意,你有能力注意,但是你没有去注意,这算过失。2、你知道你这幺做下去很有可能会发生什幺后果,但是你相信这带赛状况不会发生,这也算过失。」

13条1项叫直接故意,2项叫间接故意。14条1项叫无认识过失,2项叫有认识过失。间接故意跟有认识过失非常像,前半段长得一模一样,最主要的差别就在于:「我是不是希望,是不是想要那样的结果发生?」

所以,如果我带着杀意跟三宝对撞,那就是杀人故意。不管我是觉得「干,林北就是要撞死妳」还是「他妈的三宝被我撞死也活该」,那都叫故意,就得依照结果,看人有没有因此而死,来套入刑法271条审查看是既遂还是未遂。

如果我「闪避幅度太小」而跟三宝擦撞或让她因此摔车呢?那幺就是14条2项的有认识过失了。为什幺不是无认识过失?因为我早在「遥远的一百公尺外」就「清楚看到她」了呀!

这样一长串讲下来,重点是什幺?责任是各付各的,就算对方做错事情,也不代表你可以做错事,除非符合刑法第23条的正当防卫或24条的紧急避难,那幺就不算做错事而算是做对事情了。至于有没符合正当防卫或紧急避难的条件,还是必须得依照个案情节来详细具体审查才可以,不是自己喊爽的就以为这样算数。

因为刑法并不仅仅只是字面上的条文而已,刑法是一套严谨的逻辑思考系统,每一个案件都必须要经过具体个案审查,层层检验,层层过关之后,才会被下有罪判决。只要在其中一小关被打叉、不通过,那幺就会下无罪判决。

当然,不管是理论还是实务都会有派系之争。这里指的并不是争权夺利的那种派系之分,而是那些大家对于某一点有意见不同的地方,这称为争点。台湾的刑事法目前是德派和日派为两大宗。有时候依照不同派系的论点会导出完全不同的结果,有时候则在结论上没有差别,只是过程不同罢了。有些争点只是枝微末节,有些争点的影响非常巨大。

像是刑法第23条正当防卫所要求的「现在不法侵害」,目前实务界大部分还ㄍㄧㄥ在那边,坚持以行为人「着手」为「现在」的开始,而不採用德国通说的「有效理论」。不採用就算了,对于「何时算着手」的认定又白癡到有剩,导致正当防卫几乎形同没有意义的空话,尤其是在长期性家暴这种状况下。

学术界意见分歧,那对一般人来说没什幺太大感觉;但实务界,也就是「真正的司法判决」也有意见分歧啊,会因为派系或个人的见解不同而有不同的结论。这对于当事人和社会大众来说,就是会产生重大争议的地方。结论不同没关係,重点是「理由有没有交代清楚」,理由交代清楚,大家就来好好检视「这说不说得过去」。

如果媒体自许为第四权,有监督的权利,那幺媒体就应该要负起「确实查证」并将事情「交代清楚」的义务。虽然我非常厌恶「标题杀人」,但我可以理解各媒体的编辑们在高层的压力下,为了点阅率而将标题尽可能下得很耸动。只是,那起码内容也要「讲清楚」。如果标题耸动内容又不正确,我就会严重怀疑媒体是在「故意」挑起司法和公民的对立,好谋取私利。

啊对于这种只享受权利而不担负起义务的媒体,那幺该怎幺办?ㄉㄧㄤ它啊!拜现代科技所赐,第四权也必须接受监督:来自于公民们的监督。而不管是众家媒体还是广大公民们,想要监督,起码至少也先学习一下「基本规则」吧?不然要监督什幺批评什幺呢?你能想像让一个完全不懂任何棒球比赛规则的人去当球评吗?

当我们在说一个球评讲解得很烂,或者裁判的判定很烂,前提不就是「因为我们懂规则」,所以才有办法去指出烂的地方在哪里吗?如果你对于基本规则不至少有初步的了解,那幺你在喊什幺、在骂什幺呢?是在骂身体健康的吗?

要骂,也要骂到位。想要跟着人骂,就要好好学才行。要骂对,要骂好,就更要好好学才行。虽然看起来没有如来神掌那幺炫,也没有办法真的成为金钟罩铁布衫,但起码可以让你比酱爆还来得可靠多了。

「想学吗?我教⋯⋯当然不是我啊!我算老几啊?当然是让真正的老师来教你啰!」

作者新书《大哥的女人》预购

您可能有兴趣文章: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