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L翼生活 >你以为自己爱上对方,但可能只是你被暗示了 >

你以为自己爱上对方,但可能只是你被暗示了

L翼生活 2020-06-18

你以为自己爱上对方,但可能只是你被暗示了

假若做出快乐的肢体动作可以製造快乐,那幺如果两人表现出爱上彼此的样子,是否也能引发爱意?在电影《史密斯任务》中伴演相爱夫妻的布莱德.彼特和安洁莉娜.裘莉用真实的人生告诉你:「是的!」

十九世纪末,维多利亚时代的怪咖科学家法兰西斯.高尔顿男爵(Francis Galton)毕生致力研究奇怪的心理现象。他的座右铭是:「想办法随时随地计算。」为此,他衡量过同事演讲时听众烦躁不安的程度,以此判断同事的演讲是否无聊;他计算过神职人员的平均寿命,以测试祈祷的效果;他甚至花了好几个月的时间,寻找沖泡完美好茶的方法。

在名为〈性格测量〉(Measurement of Character)的文章中,高尔顿认为测量两人对彼此的「倾斜度」,可以衡量他们相爱的程度。他说恋人同桌用餐时,会明显倾向对方,因此把较多的重量放在椅子的前脚上。他认为我们也许可以在日常家具的前脚加装「有刻度的压力测量器」,客观地测量情侣的爱意有多深。高尔顿在文末指出:「我做了几个粗略的实验,但后来因为还要忙其他的研究,就没再继续研究下去了。」可惜,维多利亚时代的科学家不愿照着高尔顿的建议修改家具,所以测量恋人举止的点子就逐渐遭到遗忘了。

直到一九七○年代才有人重新尝试记录恋人的行为,不过研究人员并非像高尔顿建议的那样採用隐藏的测量器,而是使用观察法。一群研究人员花了几年的时间,探索鲜少心理学家涉足的地方,造访了许多酒吧和派对,偷偷观察恋人间的行为。研究结果证实了多数人的臆测:恋人的身体的确比较贴近彼此,也花较多的时间凝视彼此的眼睛,在桌底下触脚调情,模仿对方的语言,触碰彼此的手和手臂,分享各自的祕密。

研究人员眼看「装假成真」原理可以用来製造快乐,他们也想知道,如果两人表现出爱上彼此的样子,会不会也真的爱上对方。

第一个相关的实验是由美国斯沃斯莫尔学院的肯尼思.格根(Kenneth Gergen)完成的。由于情侣们常在黑暗中共度美好时光,格根心想,如果他鼓励陌生人也这幺做会发生什幺事。他先在一间十英尺平方大小的房间里,以泡棉铺满地板和墙壁,接着找四男四女在房间里共处一小时。之后,他把灯关上,叫另一组类似的受测者在全暗的房间里相处一小时。

格根分别使用普通的相机和红外线相机记录房间里的动静,并在实验结束后访问每位受测者。他在〈黑暗中的逾越〉(Deviance in the dark)里描述研究结果:灯亮时,没有受测者触碰或拥抱他人,只有 30% 的受测者感觉到性欲。灯全关时,情况就不同了。近 90% 的受测者刻意触摸别人,50% 拥抱别人,80% 感受到性欲。此外,黑暗中的人也比较可能开始聊起人生中的重要事件,因而感到彼此更加亲近。格根的录影显示,有些人甚至开始抚摸彼此的脸颊并接吻。光是让人处在情侣喜欢的情境中,大家很快就开始展现情侣的行为,觉得对方更有魅力。

说到实验室里製造的爱情,那还只是冰山的一角而已。

既然微笑可以让人快乐,哈佛的心理学家丹尼尔.韦格纳(Daniel Wegner)想知道,陌生人偷偷在桌底下触脚调情,是不是也会让他们受到对方的吸引。韦格纳注意到那些探索「微笑让人快乐」的研究都会另外掰个名目,以避免受测者告诉研究人员想听的讯息,所以他也告诉受测者他是在研究打牌者的心理。

韦格纳邀请自愿的受测者来到实验室,四人一组,两男两女,并确定受测者都不认识彼此。接着,研究人员把每一组分成两队,一男一女组成一队,让两队玩扑克牌。研究人员先把两队分别带到不同的房间,说明游戏规则。他们教一组作弊,在打牌时互打讯号。怎幺打讯号呢?两人从头到尾不断用脚触碰对方的脚以传递讯息。

所以受测者在不知情下做了类似触脚调情的动作。牌局结束后,研究人员请受测者评估队友的魅力,那组表现得像恋人的男女觉得彼此比较有魅力。

韦格纳不是唯一试图在实验室里创造爱意的人。二○○四年,纽约州立大学石溪分校的心理学家亚瑟.艾伦(Arthur Aron)和芭芭拉.弗拉利(Barbara Fraley)也用眼罩和吸管做了一样奇怪又深入的实验。

年轻的情侣经常在一起玩乐,所以研究人员想知道,鼓励两人在一起时假装很喜欢和对方相处,是不是也会拉近彼此的距离。为此,他们把受测者找来实验室,随机男女配对,并把所有的配对者分成两大组。

研究人员让第一组的配对男女共度欢乐时光,他们把每对男女中的一人绑上眼罩,叫另一人咬住吸管,接着研究人员叫咬吸管的人说明舞步,请蒙眼者跟着指示学舞。之后,研究人员让受测者拿掉眼罩和吸管,给其中一人笔和纸,并偷偷告诉另一人某个简单物体的名称,例如,树木或房子。知道物体名称的人必须在不讲出名称下,以描述的方式让另一人画出那个东西。第二组的配对男女不用吸管和眼罩,只在比较没有表情的情况下学习同样的舞蹈和画画。

游戏结束后,研究人员请受测者画两个重叠的圆圈,重叠的面积显示两人的亲近度。刚刚表现比较像快乐情侣的男女,突然觉得彼此亲近多了。

多年来,研究人员做了许多类似的研究。在一些实验中,心理学家佯称他们是在测试第六感,请受测者凝视对方的双眼。在另一些实验中,研究人员鼓励素昧平生的陌生人分享心中最大的祕密。研究一再证实,爱意是可以製造出来的。

美国的心理学家罗伯.艾普斯坦(Robert Epstein)受到这些研究结果的激励,决定更进一步,研究能不能在实验室外运用这些技巧製造爱情。

艾普斯坦的职业生涯相当多采多姿。快二十岁时,他觉得自己的天命是当犹太拉比,所以他变卖了所有财产,前往以色列。六个月后,他发现他误会了天命的本质,转而回到美国,决心「为人类做出重大且持久的贡献」。他对心理学产生兴趣,最后进入哈佛大学就读,短短四年内发表了二十一篇科学论文,所以哈佛大学心理系的系主任特别批准他不必写毕业论文,并建议他「把一些发表过的文章集结成册,尽早出版」。几年后,艾普斯坦成为知名杂誌《今日心理学》(Psychology Today)的编辑(心理学家暱称这份杂誌的过期刊为《昨日心理学》)。二○○三年他离开杂誌社,开始研究多种主题,包括创意、压力、青春期、爱情等等。

艾普斯坦认为,说到爱情,西方人从小接受童话故事、浪漫小说、好莱坞电影灌输的危险谎言。大家从小阅读的故事里,描述身穿闪亮盔甲的骑士拯救不幸的女子,也描述爱情是一种奇妙的情感,是由魔力之吻、神奇药水和天神旨意促成的。长大以后,大家看的书籍和电影描述主角不断地追寻真爱,成功的话,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艾普斯坦认为,这些错误的爱情观渗透了我们的大脑,破坏了我们的生活。

他觉得爱情不是一种魔力,一个人也不是注定和某人在一起。他觉得爱情是根据既有的心理学原理发展出来的。任何人只要表现出相爱的样子,几乎都能爱上彼此。

这想法也许听起来很古怪,但是有些证据显示那可能是真的。

许多名人就是在萤幕上扮演情侣后假戏真做,例如李察.波顿(Richard Burton)和伊莉莎白.泰勒(Elizabeth Taylor)拍完电影《埃及豔后》(Antony and Cleopatra)后,两人就陷入热恋。布莱德.彼特和安洁莉娜.裘莉在《史密斯任务》(Mr. & Mrs. Smith)中扮演夫妻后,也爱上彼此。华伦.比提(Warren Beatty)在《豪情四海》(Bugsy)中扮演黑帮老大巴格西.席格,对安娜特.班宁(Annette Bening)扮演的好莱坞新秀一见锺情,这部电影拍完后不久,两人就结婚了。在这些例子中,他们都在片中扮演情侣,很快就变成假戏真做。

二○○二年六月,当时年纪坐四望五的艾普斯坦仍单身,他宣布他要做一个「大胆又私人」的研究,探讨他的爱情理论究竟正不正确。他在《今日心理学》里写道,他想找一个愿意和他一起实验的女性,研究两个陌生人能否学习爱上彼此。艾普斯坦不必经历约会的可怕细节,他和选中的女性会花六到十二个月的时间相处,依循一套让他们爱上彼此的简单规则(例如,双方都同意不和别人约会,并参与可以促进感情的活动),然后合写一本书畅谈经历(书名暂订为《製造爱情:我们如何学会相爱,你也能做到》)他解释这个概念不是在製造噱头,而是为了认真研究爱情的本质,并指出几家大型的出版商已有意出版这本书。

这想法迅速获得媒体的关注,有一千多位女性报名参加实验。艾普斯坦面试了十五位申请者,但她们全被打了回票。艾普斯坦后来解释,很多女性似乎比较想藉此出名,而不是真的想学习爱他。

后来,二○○二年的耶诞节,艾普斯坦搭飞机时坐在委内瑞拉籍的前芭蕾舞者盖布瑞拉.卡斯提洛(Gabriela Castillo)的旁边。两人聊了起来,艾普斯坦提起他的实验,询问卡斯提洛愿不愿意跟他一起完成实验。一开始卡斯提洛不愿意,但后来还是答应了。他们在二○○三年的情人节签署「爱情合约」。可惜,他们深受远距恋情所苦(卡斯提洛在委内瑞拉,艾普斯坦在美国),虽然他们一起去找爱情顾问好几次,在实验几个月后,他们还是决定终止。二○○八年,艾普斯坦和他在马恩岛演讲后认识的女子结婚了。

个人爱情计画的失败,并未让艾普斯坦就此放弃,后来他又设计许多帮人在实验室外增进感情的方法,并在加州大学圣地牙哥分校实测。那些实验是鼓励陌生人完成一些诱发爱意的任务,例如,温柔地拥抱彼此、与对方的呼吸同步、以爱慕的眼神凝视对方、陷入彼此的怀中、在不触碰下尽量拉近彼此的距离(艾普斯坦表示,最后一项通常会让人亲吻起来)。

艾普斯坦请这些受测者评估实验前和实验后对彼此的感情亲近度,结果显示,实验后双方的确觉得对方更有魅力,感情也比较亲近。

您可能有兴趣文章: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