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L翼生活 >有品有闲系列文(二十):有钱有闲的人才有资格迷信 >

有品有闲系列文(二十):有钱有闲的人才有资格迷信

L翼生活 2020-07-16

若你有个在寸土寸金的都市中从事室内设计规画工作的朋友,与他们多聊聊就知道他们的工作并不只是单纯的室内规画,也包含了很多信仰面的规画。在都市狭小的室内空间中,要妥善将房屋的各个功能给安置好已经不易,更麻烦的是很多人还特别在意风水和神明旨意。

一间小小的房间要安顿好床铺、衣柜已经不容易,还要考虑到神桌、樑柱、切角、面门、方位、镜子和水源等与风水相关的配置时,符合风水所造成的成本极高,在狭小的都市中若还能顾及这幺多的原则,不是房子要够大就是牺牲的方便要够多。

不管是哪种迷信、信仰或是宗教,其实花费的成本都不在少数。台湾的信仰混杂,有时候也难说到底信的是道教还是佛教,不过开公司的也总是避不了这种习俗,财神爷甚幺还是要拜一拜,遇到农曆七月也还是必须要烧烧纸钱。就算你信奉的基督教就更是麻烦,除了有什一捐之外,每週日都还必须要排出时间参加个礼拜。

宗教向来就是个有闲的产物,从有人类文明开始,信仰就在我们的生活中扮演着重要的任务,一来有着政治上稳定民心的功用,另外宗教的功用就是解释些我们目前无法理解的事情。宗教最早的样貌不过是解决人们对那些未知的恐惧,那些祭司、先知、萨满最早的角色是部落中的贤者,他们是当时的知识份子,专门从事研究,无论是天文、自然还是算数,都是从宗教神职人员而来。

人类自从开始有了财富之后也慢慢有了社会阶级,慢慢的部落中的贤者也逐渐转变为不用从事劳力工作的有闲阶级,他们的工作只剩下特定时候的祭祀,至于平常的工作大概就是做研究和教育。在人类文明发展的过程中,有许多的知识都是来自于神学机构的研究,包含曆法、数学和诗歌等等。这套阶级制度一路沿用到了今天,到今天我们还是会靠着捐献或是税收来供养各类主教、法师或是庙公。

当宗教的意义无非就是解释生死和世界的意义时,他的可信度就成了人人质疑的重要问题。人类是个有趣的动物,我们因为害怕死亡的未知而创造了宗教来解释了世间万物,到最后宗教为了说服信众和稳定民心,也用了我们对于未知的宗教神秘性来营造属于自己的说服力,而这种神祕性就是将宗教的有闲程度提高到常人没有接触过的经验。

有品有闲系列文(二十):有钱有闲的人才有资格迷信
位于巴塞隆纳的圣家堂

当我们看向那些欧洲的宗教建筑,试想在科技不那幺发达的年代,如果要建造一座巨大的教堂,需要花费多少金钱?那些坐落在城市中心的巨大教堂,不管是高度、面积都远远超过当时感官经验的极限,更别提其中的富丽堂皇的装饰,从精美的壁画、彩绘的玻璃、四处闪耀的各种宝石珍稀,以及众多穿着华丽的神职人员,加上特殊的设计让阳光在教堂内部不停反射,甚至还有些刻意限制常人进出的房间或是阶梯。

这些设计都只是为了让教堂更具神秘性,这种神祕性对于民众来说过于陌生,人对于未知的陌生事物都会有着敬畏之心,这种敬畏会使人的理性降低,随之就容易相信眼前的神职人员。

相同的道理也用在孔庙、道观和佛寺上,当里面供奉的神像越大或是牌位越有闲又不可思议,空间宽敞却又一尘不染,加上烟香缭绕的氛围下,人很容易就因此失了自己的判断能力。甚至日本过去兴建神社时,除了选定兴建的地点面积需大还会特别选在山地的高处以俯瞰城市,并会特别在神社的周遭特意种植巨大且四季常绿的树种,这些种种有闲的作法都让神社的神祕感以及神圣性的感受更加深刻。

这种利用过度有闲而营造的特殊神祕氛围,即便是在当代神棍也经常使用。当神棍将信众拉离平时生活的方式而来到一个陌生场所时,他的成功机率就增加不少。

就像是那戏剧中经典的样版角色「水晶球占卜师」总是在一个黑暗的帐篷里,点着几根小烛,穿着彷彿与黑暗背景融为一体的服装,摸着水晶球并让水晶球倒映着来自烛火的光芒,以此进行占卜。但其实这样的环境相当陌生也足够神秘,多数的人根本不习惯这种环境,也根本不可能保持理性,这种特殊的有闲反而增加了占卜师的说服力,同时这也是许多魔术师的秘诀。

越是有闲的神棍,就越能说服我们相信他真的有神力附体。一个有个随身侍从、一尘不染、穿着得宜、举止优雅又甚少发言的师父,配合一个乾净宽敞又带有许多神器法器佛珠的空间,并于门前种上几棵珍贵的大型植物盆栽,再加上线香所散发的特殊香氛,我们很难不受这种环境的影响而失去自主的判断能力。

甚至当这些神棍他们周围的环境越是有闲到令人陌生且不适应,神棍本身的举止越是有闲到令人感到神秘不可捉摸,这神棍的信众和奉献就会越多,并且在信众的渲染下,治百病、发大财等等的传言也会用不可思议的方式传开。

有品有闲系列文(二十):有钱有闲的人才有资格迷信

就算不讨论神职人员而只讨论信众,这些信众们的有闲也非比寻常。从用宝石做成的护身符、有菩萨加持的佛珠、法师开过光的圣水到上帝祝福过的十字架等等都无比昂贵,他们所昂贵的价值都是精神价值,毕竟如果讨论单纯的物体,那没有理由宝特瓶的水可以卖到十万元,这些他人愿意多付出的金额,自然是属于有闲的精神价值。也正因为精神价值是人人主观所认定的,所以属于各种小教派教众的有闲,自然也成为了许多敛财的管道。

信仰有时候造成的成本是一种额外的开销,例如农民曆上总有每天适宜和忌讳的事项,适宜婚嫁的日子则会造成各大饭店和婚宴会馆的大爆满,人人都想要在最好的日子结婚,最后就必须在远远早于这个日子的一年或是两年前预定,这增加的时间成本自然是无比有闲。

也曾经有过某些银行的客户因为听从算命师父的建议,要求在银行打烊以后五点多开户,据闻是对他的财运有莫大帮助,这当然是增加了银行营运的成本,而且客户也在银行打烊前进入,并花了大笔时间在银行枯坐了两个钟头才得以开户,这户头自然比一般户头来得有闲且珍贵。

但就算只是星座的信仰都无比有闲,许多深信星座的女生,在开出自己的恋爱条件时,就已经表明了需符合特定星座。有时候遇到心仪又适合的对象时,竟然也会因为对方的星座或是命盘不合进而决定分手,相同的事情也发生在婆婆看媳妇的面相或是八字等等。试想一对情侣要能走入关係已是不易,如果还有余力在乎星座、命盘、八字、面相等等条件,这种替自己製造的麻烦,自然也是无比有闲。

有品有闲系列文(二十):有钱有闲的人才有资格迷信

无论是以上哪一种信仰、迷信或是宗教,任何因为要达成自己信仰而多花费的成本,并不是每个人都负担得起的。例如有些人为了改运而在家中的地板下放入若干能量水晶,不但要将地板整个掀开,更要购买昂贵的水晶放入其中加以改运,或者在良辰吉日拜拜、迎娶或是告白,都必须要有多余的能力和财力才有办法负担这些成本开销。

但当我们看向这个社会中笃信宗教的族群,主要分成两类。一是钱多到没有地方花,因为害怕自己的财富流失或渴望更多财富和运气的有闲阶级,他们对于信仰并不排斥,反而是因为信仰的成本极低,所以信仰就成了一种生活态度,他们参加各类的宗教活动是一种阶级的彰显,更经常捐钱奉献是为了自己的良好名望,在这种宗教团体中,他们通常也位居重要的身分与地位,这些在宗教的身分地位也通常能带给他们更多的人脉与收入。

而另一群笃信宗教的群体则是社会的最低阶层,论起经济能力和多余的精力,他们实在没有余力将自己辛苦赚取的金钱投入到宗教信仰上,但一无所有的人反而愿意将人生赌在微妙的运气上,因此他们深信他们花费在信仰上的成本,会因为神明或是师父的眷顾而大发利市,但也由于没有足够的能力负担这些信仰成本,所以多半的人反而发挥了赌性坚强的特质,将人生中的所有都赌上了信仰,并期许有一天靠着信仰让自己翻身。

不管是迷信、信仰还是宗教都是有闲的产物,只是当我们在精品街上看到自己喜欢的奢侈品包包时,总会考虑自己荷包内还剩下多少可以拿来挥霍,但是当对象改成信仰的时候,多数人的理性连反抗能力都没有,反而选择对信仰百依百顺,最后当自己散尽家财时,还不忘检讨自己信仰不够虔诚。信仰一开始是为了让这社会更加向善也更加稳定,谁也不会想到当人不计成本的迷信或是信仰时,原先用来稳定人心的宗教反而让悲剧显得更为悲惨。

有品有闲系列文书单艰涩的理论书《有闲阶级论》Thorstein Bunde Veblen《道德情感论》Adam Smith《乌合之众》Gustave le Bon《日常生活中的自我表演》Erving Goffman《金钱、性别、现代生活风格》Georg Simmel《神话的力量》Joseph Campbell《布尔迪厄社会学的第一课》Patrice Bonnewitz《迎向灵光消逝的年代》Walter Benjamin Essais从故事中学习有闲《高老头》Honoré de Balzac《情感教育》Gustave Flaubert《坎伯生活美学》Diane K. Osbon《一件五万美元手工大衣的经济之旅》Meg Lukens Noonan《想要买马车》《明天是舞会》鹿岛茂实务经验《奢侈品策略》Vincent Bastien、Jean-Noel Kapferer《恶俗》Paul Fussell《新精品行销时代》Markus Albers、Philip Beil、Dr. Fabian Sommerrock、Dr. Martin C. Wittig《品味,从知识开始》水野学《时尚百年风华》Cally Blackman补充有兴趣和能力就看看《寂寞的群众-变化中的美国民族性格》David Riesman、Nathan Glazer、Reuel Denney《现代艺术的故事》Norbert Lynton

您可能有兴趣文章: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