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Q一生活 >女孩成为女人第一课:勇敢承认对方不够喜欢自己,然后认赔杀出 >

女孩成为女人第一课:勇敢承认对方不够喜欢自己,然后认赔杀出

Q一生活 2020-07-01

有时候我认为,女孩和女人的界线是很清楚的。

就像有次看康熙来了,陈婉若说感情没什幺好执着,这个走了就走了,妳就翻下一张牌,妳怎幺知道不会刚好下一张就是王牌?

小S听了就说这是有经历的女人才会讲的话耶。

我想这就是女孩和女人的差别,无论妳多聪明,妳多有慧根,妳的领悟力或感受力有多强,有些事情就是需要时间,就是需要妳来来回回,反反覆覆,哭哭笑笑地走过,等妳终于不在同样的情景里做出同样的错误,等妳突然懂了曾经有人早就告诉过妳这些话,妳就是那个过来人了,妳是女人了。

当女人没什幺好,当女孩也没什幺不好,女孩就是多了个不怕死,不见棺材不掉泪,妳跟每个小孩说现在一直熬夜,以后皮肤会老化很快,没有人会真心害怕,妳跟每个小孩说现在一直荒废时间,以后出社会会后悔,没有人会听得进去,因为他们有大把的时间和青春,随时都可以回头。他们有很多条件可以回答妳「可是」,他们有很多条件可以赌自己与众不同,结局会和其他痛苦的人不同,自己会是喜剧收场的幸运儿。

年轻一点的时候,我失恋可以什幺都不做,哭个几天几夜恨天恨地,现在我失恋还是边掉泪边工作,生活总还是要过,而且妳知道眼泪什幺也换不到,哀求什幺也换不到,妳拿自尊出来,什幺也换不到,妳很难不学乖,妳很难还很浪漫地觉得,如果我哭到心会痛,对方一定会感觉到,老天一定会同情我。

不会的,时间一样在过,一秒都不会为妳暂停。

记得吗,总是有人很喜欢说,不要回头看,过去已经过去,也改变不了,人应该要往前看。

从听到这句话到真心诚意地相信这句话,再到这句话融进自己的血肉,成为自己的某种行为模式,至少需要花上个十几年吧,还是我比较笨,真的可以不再反覆,不再回顾,结束以后就期待未来,我学了很久。

我想起每次我去庙里拜拜,其实我从没刻意求过什幺,除了家人快乐平安,对于自己,我永远都是讲同样一句话,「我希望能让我平静,让我发挥我应有的智慧,让我做出正确的判断」。

当学生的时候我也是,我从不信考试是靠运气,我总是祈求让我平静、让我发挥我应有的实力就好。

工作上我也是这幺想,对金钱我也是那幺想,让我做出好的决定,我尽我的责任和能力,其他的我不强求。

感情是我的死穴,也是我的乱流,有时候我觉得自己无能,有时候我忍不住会想要求饶,拜託就赐我一次好运,对于感情,好像我自己永远不会做出正确的决定,好像我永远都在强求。

渐渐的我知道是我的问题,我太懒。我不是不知道什幺是正确的决定,可是错误的事情做起来比较轻鬆。

就好像我不太懂有没有公务员的命干嘛要算一样,去好好读书不就好了,就好像我觉得考试怎幺可能凭运气定生死,不赶快唸书光拜拜会有用喔,就好像我觉得做事情遇到困难在所难免,那有什幺不能解决的,面对嘛,过了就过了,没过就没过啊,那好歹是面对了,面对了就有经验值,逃避或是责怪别人都没意义啊。不过后来我想,其实他们大概也知道自己在做的事情很枉然吧,但正确的路想来就比较辛苦,那还是去拜拜或是逃避比较轻鬆吧。

对于感情,我好像也是这种人,我可以同样的错误错一万次,而且都知道错在哪,然后下次还是错在一样的地方,追根究底我错误的源头来自于我很懒,我不敢面对对方其实不够喜欢我,不敢面对自己其实没有很喜欢对方,不敢面对这个人不是自己要的,因为好懒,我懒得再去认识一个人,然后又发现不是这个人。

我宁可逃避地想着对方的好,说服自己对方是那个人,祈求老天就是这个人,我也懒得正视事情的真相其实那幺简单,一切的烦恼和错误就只是因为,不是这个人,真的不是这个人。我就是懒,我懒得振作,我懒得面对,在一团错误里搅和是相对轻鬆的。

我最近常说男人和女人有一点是非常不同的,也是这一点造成男人显得绝情的原因,男人如果不够爱眼前这个人,他们很少会去在乎那眼前这个人在乎不在乎自己,也就是说男人不爱一个女人,那这个女人到底有多爱这个男人,对于男人来说是无所谓的,所以当事情变得不好玩了、麻烦了,他们可以说退就退。

但我所有认识的女人,不分个性,不分年龄,都有一样的问题,就是儘管她们没有很爱眼前这个男的,她们也很计较这个男的够不够爱自己,也就是说女人不管多爱一个男的,都想要设法让这个男的迷恋自己、视自己为第一顺位,对这种事情异常执着,执着到愿意浪费很多精神和时间在上面,执着到最后大概也搞不清楚自己到底还爱不爱,只觉得这种苦恋感和眼泪应该就是很有感情、很难割捨的意思。

当然用我这篇文章的定义来说,这些人是女孩,不是女人。真的拥有女人的智慧,会很清楚自己要的到底是什幺,如果对方没有办法通过那些大原则,这些女人会很快认赔杀出,期待下一手牌是好牌,而不会拿着一副坏牌,认为靠自己的能力可以打成一副好牌。

所以有时候我回想小时候失恋,有些大人告诉我要往前看,下个会更好,我总认为这是风凉话,我总怀疑她们没爱过,现在我比较懂了,那是因为不往前看又能怎样?下个不会更好妳又能怎幺样?爱过了又怎幺样?捨不得又怎幺样?不是我豁达,就是那能怎幺样呢?

如果我还是一个女孩,如果我还是可以不怕死,我什幺也敢赌,大不了就是认输重来,大不了被人笑我眼光差,大不了就是掉一阵子的眼泪。女孩是这样的,只要还有一丝感觉会被牵动,随时都愿意回头,不论哭了多久,只要能开心一秒,就觉得值得再飞奔到那个人身边一次。没有空去想自己到底有多喜欢对方,总之先把对方乔到很喜欢自己就对了。

那女人呢,就多了那幺些该死的智慧去判断值得或不值得,适合或不适合,对于没有结果的事情少了盲目的乐观,对于有过的快乐心存感激,对于将有的痛苦懂得迴避,抽身抽得不情愿,但又甘心。大概是因为会发现做错事情的后果也没情可说,自己也无法骗自己因为年轻才犯错,所有成败都是自己要承担,好像不能再拿自己开玩笑。

我也不知道自己要分类在哪里,骨子里我还是蛮孽小的,只是当我很想骗自己这个人不错,就这样搅和下去吧,又有更清楚的声音告诉我赶快去翻下一张牌。只能说,有时候老天开人智慧还真的是很不会挑时间。

本文出自就跟你说了是蜜蜜

就跟你说了是蜜蜜粉丝团


您可能有兴趣文章: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