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C吃生活 >漫画现场》有人追剧,有人追ZINE:黄大旺ZINE入膏肓治验 >

漫画现场》有人追剧,有人追ZINE:黄大旺ZINE入膏肓治验

C吃生活 2020-07-22
漫画现场》有人追剧,有人追ZINE:黄大旺ZINE入膏肓治验

图为公馆漫画私仓Mangasick,摄影:陈宥任

这几年,台湾的漫画创作与自主发行刊物越来越兴盛(同人誌印製品质在二十多年间突飞猛进,小誌〔zine〕的部分还是维持少量的影印製本),从一年间大大小小的同人誌展售会与週末的临时性市集即可看出一些皮毛。近年来文化部也正式将漫画当成文化产业建设的一环,正式成立漫画基地。

不论是漫画创作,还是自主游戏、自製模型、角色扮演的服装与造型设计、军武等专题、废墟研究,甚至是以动画、游戏、轻小说角色图样装饰车身的「痛车」,台湾的爱好者都能呈现出让外国人,甚至日本、美国本家刮目相看的水準。

至少在以漫画与插画为主的同人誌展售会,就可以分出:单一作品专场([email protected]、偶像学员、东方,以及「霹雳」「天宇」「金光」等电视布袋戏)、影剧(超级英雄、电视影集、韩剧日剧)专场、游戏专场、兽控(例如狼化或熊化)专场、耽美专场、偶像(杰尼斯、AKB家族、韩团等)专场、非图像(非漫画,包括专题研究或评论)专场。

而近年週末手作市集与同人誌展售会之间的区隔也日渐模糊——主要在近年来社群网路视觉美学,以及与各种视听觉迷因,对许多图文创作者带来的启发。过去被认为只有「御宅」乃至「腐女」才想凑热闹,场内充满汗臭,场外挤满一堆角色扮演与摄影发烧友的同人誌展售会,曾几何时也跟所谓「潮」扯上关係了。

本文列举的一些作者,可能在某个圈子炙手可热,到了圈外乏人问津,却也有些是在海外出过摊、办过展。2018年10月在松菸文创园区举办的「草率季」,规模上的大幅扩展,甚至具有一种「文青就是要搞zine,不然还能干嘛?」的宣示作用。其中一些自主发行的刊物,在内容的冲击度上,甚至不输给同人誌展上画工精良的作品。

不管是以漫画为主,还是插画、摄影与拼贴居多的文字zine,首先一定要提到的,就是罗宜凡充满庞克速度感的漫画。由他自己编辑的《精装少年坏报》,一开始是由乐团成员的涂鸦与他自己画的「无聊镇」系列组成,早期还包括独立音乐创作者洪申豪的插画。2015年起,至今已推出7期坏报与一期特刊。

罗宜凡从小就爱画画,小学时代还自己绘製单行本。这些单行本不但手稿妥善保管至今,他长大后也依然保持画漫画的良好习惯,并在作品里置入大量90年代流行文化的元素。目前台湾没有人画得出如此充满「速度感」与「超展开」的作品,连日本鬼才漫画家古屋兔丸在台北停留期间,看到罗宜凡的漫画都不禁称讚「有病!」

 除了他的「无聊镇」大河史诗以外,堪称外传性质的小誌《精少坏一族》(至2018年为止已发行两集)的拼贴更堪称一绝。90年代的明星如成龙、郭富城、徐乃麟与林志颖的照片,都在其他图片与情境的映衬下,被「赋予新的生命」。虽然不黄不黑,「精神破坏力」却不输脸书、IG上年轻人疯传的各种迷因图文,使得看过精少坏迷因的读者,看到成龙或乃哥就只会想到精少坏一族。

如果罗宜凡的画风带来的冲击反映在速度上,张登豪的漫画单行本《Cock Guy Says Kill You公鸡家伙:杀了你!》则反映在力道上:这本刻意做成活页素描本规格的漫画,内页几乎只以铅笔画成。在张登豪这部作品出现之前,台湾也只有1990年代中期的「直觉乐队」主唱(还是谁?)绘製的短篇漫画能达到这种毁天灭地的「哈扣」感。




张登豪《公鸡家伙说:杀了你!》(取自:MANGASICK官网)

直觉乐队的短篇大意是他们在「地下社会」演出,因为音乐杀气太重,化为一头飞天怪兽,不仅把场内观众都杀死,还飞到总统府咬掉总统的头,最后台北毁于核弹(这部分欢迎至今还保留那篇漫画的朋友,或是当事人出来指正)。阿豪的漫画里,主角硬不起来的阴茎、怪异的日文片假名状声字、小动物的尸体、街头堆满的垃圾、死气沉沉的都市……都让其他本土漫画创作中的暴力表现显得含蓄。这里所说的含蓄并不是指描绘功力上,比较着重于「他为什幺会想这幺画」。不过画出媲美欧美电子噪音音乐视觉风格的阿豪,只会用腼腆的笑容取代回答。

至今看过的本土18禁漫画里,《废废子の充气大冒险》是表现最大胆的作品,但作品中的残忍与感伤成分,已让裸露显得微不足道。作者废废子以类似第一人称的角度,说了一则情慾告白的故事,不仅是姿色较为劣势的女孩约炮的失败经验,还画出了完整不加遮掩的两性生殖器(相对于台湾男性向18禁同人誌还要自主规制)。拿掉「情慾自主」乃至「开放性关係」的环节,角色在故事中遇到的生活,可能跟另一个人气插画家徐子凡得到广大大学生与文青共鸣的废男女相去不远(徐子凡对情侣的描绘总是令人看得牙痒痒,不得不佩服他的观察力),不过废废子「充气」的情节表现出的憧憬与忏悔,已经达到了一种文学的层次。

据说这部作品在同人誌展售会上广受女性读者爱戴,连带也提升寄卖点的销售业绩。男性读者如能耐心阅读,也可从中对照自己是否也因为精虫冲脑,却成了剥削体系下的加害者。儘管废废子的表现最大胆,我们还是无法称之为「色情漫画」,因为以漫画这种载体而言,她的格局更大,甚至大过「情色文学」。

另一方面,成军于1990年代中期的台湾首支纯女子庞克团「瓢虫」主唱,也是台湾第一代摇滚暴女「妹妹」满小芬,从阅读日本BL漫画得到启发,近年来以「神经病阿姨」为笔名绘製许多不为人知的地下音乐历史,例如乐团的美国巡迴日记、台北地下音乐都市传说级据点地下社会,还有「脑内补完」2014年陈为廷与林飞帆进占立法院一攻一受的场面。她将「Jojo冒险野郎」替身使者性别转换,绘製成短篇漫画《JuJu的奇妙冒险》,介绍月亮杯用法,不只展现女性的情慾探索,也谈到生理期的痛苦,画风饱满,更多了几分岁月的历练与摇滚人面对生活的现实感。




神经病阿姨的作品《JUJU的奇妙冒险》,本书为18禁,原作可是没有马赛克喔(神经病阿姨提供)

以插画而言,纵使开拓动漫祭上固定会出展的几个职业插画家都日渐拓展出国际知名度,笔者推崇的本土插画家却都是女生。我将前几年曾经合作过《柔:多话剧2014》剧场公演传单与《黑狼不在家那卡西》专辑平面设计的插画家周依称为「爆炸系插画女孩」。她过去设计的T恤或自主发行的画集,都充满了神出鬼没却不失清楚主题的风格,而后来陆续推出的画集,更达到一种言简意赅、拳拳到肉的层次。

传统绘画底子深厚的Joyce黄靖芝绘製的各种插画,有结构自然的女体与既有图像的拼贴,也表现出作者「凝视」的深度。近期她又以自画像结合如男性向18禁漫画般夸大的女体与色情漫画拼贴,形成一种官能与内省兼具的私语小剧场。




黄靖芝 通信睡眠个展主视觉

曾经在几支学生製片与独立乐团音乐影带中露面的邓咏涵,是产量极为惊人的插画家。打开她那些堪称妄想化的本子,感受到的是一个高脑压少女电流乱窜的坏坏世界,这个世界里的一切不是随时都会爆炸,就是组织已经散落一地。有人把她的画风与日本的动态视觉设计工作室「AC部」相比较,如果说AC部是大智若愚,邓咏涵则因为未受企业主委託,在创作上更加肆无忌惮,不断创作坏掉的少女插画……

不能遗漏的插画家还包括擅长萝莉塔画风,人物总是带着忧郁眼神的Zihling;与乐团「落日飞车」具有高度相通的罗曼蒂克世界观,并充满粉红、粉紫、水蓝色调与泪眼汪汪的低级失误,走独特暗黑优雅气质路线的刺青师群(qún);以及同样以刺青为主业,可以画可爱图案也可以画色色图的徐逼波。

还有平面设计师兼庞克团主唱许珮画的猫奴漫画;以及曾经到法国安古兰驻村,以低明度幽默见长的「两性漫画家」Pam Pam Liu,他们只要发表新书消息,都让人充满期待。其他还有很多优秀但冷门的插画作者,通常不是在CWT或Comic Nova惊鸿一瞥,就是在乐团人也会出没的市集上遇到。

数位美工、线上出版与社群网站的发达,不仅使得出书门槛降低,也让许多图文作家兴起,乃至更多勇气十足的素人不吝推出自己的新刊。在所谓图文作家与迷因粉丝页多如过江之鲫的当下,每本小誌呈现出来的都是作者最直接的感情。所以我乐于追zine,就像有些人乐于追剧。

您可能有兴趣文章:

推荐内容